2016年夏,江苏盐城18岁的青年袁正洋高考落榜了,他不得不回到家乡港中村捞偏门。看到其他同学兴高采烈地上大学去,袁正洋暗自发誓:我一定要做出名堂来,不能让你们小看我!

一个雷雨天,袁正洋闲来无事,在家中的客厅里看电视。突然,一只半个巴掌大孝身上长满“脓包”的癞蛤蟆跳进了屋里。

偏门袁正洋从小就听老人说过癞蛤蟀脓包里的东西很毒,他赶忙拿出一双筷子,小心翼翼夹起癞蛤蟆,把它扔出老远。刚从里屋出来的父亲看到后随口说:“听说这东西‘脓包’里的毒还能治病,能卖钱呢。”父亲的这句话让袁正洋心里闪了一个激灵,他快步走到大门边,望着远去的那只癞蛤蟆,陷入了沉思。

不久,他意外地从福建动物药材市场获知,癞蛤蟆身上最值钱的是它蜕下的皮——也称蟾衣。医学发现,蟾衣是抗癌、护肝的特效良药,对艾滋病也有很好的疗效。医药市场上对蟾衣的需求量很大,小小一张蟾衣的价格可以卖到6元,一只癞蛤蟆正常情况下在一年里可脱衣多次。

一不做二不休,袁正洋干脆模拟癞蛤蟆生活的自然环境,在院子里修建起几十个1平方米见方的水泥池子。然后,他又一鼓作气捉回了几百只癞蛤蟆,跟以前那50多只一起养在了水泥池子里。

偏门开学后,周玉回淮海工学院上学了,袁正洋则把跟周玉在暑假里脱制出的100多张蟾衣拿到了一世界创业实验室家医院。经测定,这些蟾衣的各项药用指标都符合标准。这100多张蟾衣卖了1000多元钱,袁正洋兴奋不已。

到来年春天,袁正洋又积攒下了2公斤蟾衣。他把这2公斤蟾衣送到上海一家外贸公司,一下子卖了4.8万元。

除了冬眠期,袁正洋一般每个月可让每只癞蛤蟆脱2~4次衣。而自然界里,每只癞蛤蟆每年自然脱衣只有2~3次。至此,袁正洋完全相信,靠着自己发明的脱制蟾衣法,一定可以发家致富。

偏门他想扩大规模了。袁正洋租了3亩田,开始为癞蛤蟆营造一个自然环境。他支搭起塑料布把田地全封闭好,一为癞蛤蟆遮阳,二为防止它们逃掉。然后又在田里挖了无数道垅沟,以备将来定期灌水、喷水,确保田里潮湿。袁正洋这个有心人靠着自己独到的眼光、独创的癞蛤蟆脱衣法,把事业越做越大。到周玉大学毕业之前,袁正洋已靠卖蟾衣收入了100多万元。此外,他还在盐城市买下了一幢别墅。

 

联系阿太:阿太QQ/微信:8340903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