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佣推广是网赚项目中最常见的类型,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副业,甚至是事业。

在这个群体中,存在着一群特殊的人。不同于电商等常规的推广项目,他们专门帮助贷款平台获客,并按照下款金额一定比例收取佣金。

通常情况下,他们还会吃两头,成功下款后,一边拿着平台的返佣,另一边还要向借款人收取手续费。

他们通过多级返佣的方式,绑定成大大小小的团队,处于上层的团队成员,可以从下级成员的佣金中抽成。

因为疫情,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,而这个群体却似乎迎来了春天。

在这个群体的掩护下,因监管趋严而转战地下的高炮平台再次冒头,而相应的,该群体也成为了直接受益者。

“黑户30个点。”做高炮返佣的中介黄风告诉我们,如果是黑户,服务费就会高一点。

而对于被高炮返佣中介盯上的借款人来说,不仅要面临高昂的手续费,还要被收取超出一半的砍头息,真正到手里的钱寥寥无几。

高炮返佣江湖

“日赚万元不是难事”、“年赚几十、上百万不在话下”……在一些网赚资源分享网站上,常常有人通过这样的宣传语,以招募合伙人的名义来发展下线。

来自河南的高炮返佣中介老柳,就常年混迹于此类的网赚资源分享网站,他还活跃于各种与贷款相关的聊天群和论坛中。

老柳的微信头像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身着正装,厚厚的镜片也没有挡住他精明的眼神,很符合金融从业者的形象特征。

在一个300余人的高炮返佣中介群中,和老柳同一风格的微信头像很多,剩下的则多用“美女”或者贷款平台logo作为微信头像。

“这要看你的客户资源了,佣金比例在2%~5%左右。”老柳认为,做这一行的,客户资源是最重要的,想赚钱就得会推广。

老柳给我们提供了三份推广资料,里面详细描述了初期展业的具体操作,“最开始可以从自己身边的资源下手,比如有需求的亲人朋友,然后再通过陌拜、摆台等方式拓展客源。”

老柳提供的资料中,还列数了35种加人方式,“比如在创业论坛以0投资,高回报的帖子引诱,或者假装是租房,但以上班不方便电话的名义留微信号,弄好的话,三四百个人加你没问题。”

他透露,相比于佣金,其实向客户收取的手续费,才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。

但是高炮返佣中介的群体中,却没有确定的服务费的收取标准,“可以自己衡量。”老柳告诉我们。

“黑户30个点。”另一位做高炮返佣的中介黄风告诉我们,如果是黑户,服务费就会高一点。

黄风主要做大额的黑户贷款,他告诉我们,现在他手上的项目五一后可以做,“黑户7天到14天,能做20万左右。”

小额的做几单,也没有大额一单挣钱多。

黄风心知肚明,申请20万贷款,扣除服务费及其他费用后,到客户手里的所剩不多。而这也意味着,在如此短的借款周期内,客户根本无法还清贷款。

但是,这似乎已经成为黄风和客户之间的一种默契。

“征信报告,鹰之眼大数据,身份证正反面,”黄风告诉我们,黑户贷款其实就是“包装贷”,但他却不愿过多透露包装过程,“提供资料,等着拿钱就行。” 

所谓的包装贷,通常是指黑中介通过各种非法手段,将客户本身信用度进行所谓的包装和提升,以此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,后从中赚取差价。

下款成功后,客户最终只能拿到一点零头,却欠下银行巨额贷款。

据报道,去年十月,深圳打掉特大“套路贷”犯罪团伙,该团伙通过“包装贷”向银行骗贷91.5万元,逾百余名受害人(借款人)只收到4.5万元。

疫情之下,“黄风们”迎来了新的机会。

多级返佣,高炮沃土

作为连接贷款口子和客户的中介,他们在推广获客上下功夫的同时,也需要研究掌握充足的“口子”信息,并熟悉每个口子的下款技巧。

而贷款返佣平台,正好能满足他们在“口子”方面的需求。

我们整理发现,目前市面上的贷款返佣平台很多,并且加入门槛都极低,其中大多数都可以免费注册代理,少部分只需要交纳几十块的入门费。

返佣的模式也都是大同小异,一般都包括三个部分:

第一部分是按照下款金额一定的比例返佣,第二部分是从下级代理处的抽成,第三部分是团队奖励。

以代呗为例,其宣称代理们最高能拿到16%的佣金,除了贷款佣金外,还包括4%的出师奖,2%的越级奖,以及2~10%的团队奖。

其中,出师奖和越级奖其实就是向下一级代理和下二级代理收取的抽成,而团队奖励比例,则与团队每月的业绩挂钩。

据观察,这些返佣平台上的“口子”也良莠不齐,“派金花多是正规的大额口子,U享圈小黑口子多。”老柳介绍说。

我们体验发现,派金花的“口子”,包括:银行推出的借款产品,如民生银行的民生助粒贷、民生网乐贷,富民银行的富税贷;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产品,如中原消费金融产品;

头部平台及互联网机构的金融产品,如桔子分期、京东好借、百度有钱花等。

 

图片来源于派金花

U享圈则多为多高炮口子,以及高炮系列,如宁波系列、小象钱包系列、钱币币系列等等。

图片来源于U享圈

黄风解释道,不同客户资质,对应不同的系列,“其实都是高炮。”

“一个系列有很多口子,过了一个口子,通常系列里的所有口子都能过,”黄风透露,“以前是这样的,现在的高炮都不好通过。”

问及原因,黄风解释称,“撸废了。”

老柳告诉我们,其实就是同一放贷机构的不同产品,可以理解为“不同的马甲”。

“就类似于撸贷。”一位贷超机构从业者透露,对于小额甲方来说,这种平台就等于分销,而分销基本都是有专门的团队去“拉客申请”。

他坦言,对于小额的口子,这些团队在拉人的时候一般都会告诉他们“不用还”,不仅如此,还会教授客户下款和防催收技巧。

相对之下,大额合规的甲方不太计较客户来源,因为它本身就具备筛选能力。

“因为大额平台风控严格,对客户的资质要求也比较高,”他解释到,“从客户的角度来说,正规产品的借款成本,也在可承受范围内。”

在推广返佣平台的助力下,高炮机构再次找到繁衍的沃土,纷纷开始冒头。

高炮返佣的春天?

近些年来,相关部门对高炮机构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。在一系列的行动下,高炮系列整个生态链条都遭到严重“破坏”。

不仅是高炮平台,就连实施“套路贷”资方犯罪团伙、催收团伙以及帮助“套路贷”犯罪的技术、数据支撑、支付、推广等服务商都受到重创。

一时间,高炮平台不再高调,在贷超等渠道都很难看到它们的身影,甚至转而只做“熟人生意”。

但疫情的到来,给高炮平台带来再次崛起的机会。

一方面是用户借款需求与正规金融机构风控收紧之间的矛盾加剧,失去收入来源人群“病急乱投医”;另一方面则是扫黑除恶进程搁置,让高炮平台寻得“可趁之机”。

“申请3万,到账不到14000。”一位中介在高炮返佣群中反馈,他刚刚做了一单恒易贷的客户,被扣了近17000元的。

他补充道,其中砍头息9850元,提现服务费6700元,2天到账。

在返佣中介的交流专区中,这样的例子更是不罕见:

融易贷到账1300元,借款7天,到期应还2009.1元,年化利率2844%;

宁波系列赢富万卡到账1400元,借款7天,到期应还2000.6元,年化利率2237%;

钱币币系列雷锋分期到账1100元,借款5天,到期应还2000.25元,年化利率5974%;

……

图片来源于U享圈 

口子详情介绍中,更是常常标注“无视所有黑,机审无回访”等下款技巧,借款周期一般都是5-7天,宁波系的口子首次借款周期甚至只有3天。

在返佣平台的掩护下,这些高炮平台放弃曾经高调引流的方式,转而通过“人邀请人”的方式获客,增加了相关部门监控的难度。

但目前,对于高炮平台而言,通过返佣平台获客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。

自3月份以来,小融联盟、鑫融创业等贷款返佣平台接连暂停运营,来有米也因为返佣争议被投诉至第三方网站。

而且由于此类的返佣网站还具备“交入门费”、“拉人头”、“组织层级团队计酬”等特征,因此还存在被认定为“传销”的风险。

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高炮的江湖也许从未消失,只是换种方式存在,只要有一丝机会,它们就会迎来自己 “春天”。

注: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